天才一秒记住【易读中文网】地址:ydzww.com

“给我好好地找!这院子总共就这么大,她难不成还能插着翅膀飞出去不成?”

漆黑的夜色中,一伙人气势汹汹地站在公主府的后花园中,为首的那名宫女打扮的人对着底下的护卫怒声喝道。

“是!”得令的众人立马四散开来。

听着外面嘈杂的人声与交错的脚步声,云疏躲在假山的小洞里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。

决计不能让外边的人找到她。

这个念头跃入脑海的瞬间,假山外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,声音越来越近,最后停在了云疏所在的洞口前不远处。

她深吸了一口气,屏住呼吸,以免被人发现。但身体里的药性发作愈演愈烈,云疏几乎要克制不住自己沉重的喘息和难以压抑的呻.吟。

苍白的月光透过假山的缝隙,撕开斑驳的影,将假山外那人的影子拉长。

云疏捂住嘴,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地面的影子,判断他的动作。

脚步顿了顿,似乎在犹豫要不要靠近假山搜查,下一刻,有人在不远处出声询问:“你站那干嘛?还不赶紧搜,别耽误了公主殿下的事情!”

“哦,我想看看假山里有没有人。”影子边与那人对话,边调转方向,似乎要离开。云疏悬起的心落下一截,却又在片刻后猛然提高。

“那就快点进去看看!”

闻言,影子转过身,朝云疏所在的假山飞快靠近,大约只有十步的距离就能发现她。

黑暗中,云疏蹲下//身,伸出手迅速在地上摸索,接着夜色的掩映,她捡起一块小石子,赶在“影子”走近前,从假山的另一边用力朝相反的方向扔了出去。

这点不大不小的声音显然引起了暗卫的注意。

“那边有动静,你别看假山了,赶紧过来!”不远处的那人再次出声,催促“影子”离开。

“来了!”影子转身跑过去,和那人汇合,两人一起走向花园深处。

在假山里等了片刻,确认周围没有人后,云疏才松了一口气,扶着石头跌跌撞撞地走出来。

她用手背摸了摸脸颊,烫得吓人的温度自皮肤传向心尖,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。

她中的药想必是那种不干不净、让人情//欲大作的药——云疏不懂岐黄,但对于这种下作的手段也是略有耳闻。至于害她如此狼狈的人,不用猜也知道就是那些暗卫口中的“公主殿下”。

当务之急是消解掉身上的药性,可她该怎么做才行?云疏一边倚靠在冰凉的假山上,借此来缓解体内的燥热,一边飞速思索对策。

饶是她未经人事,也知道要解这种药,恐怕还得找个男子......解决一番才行。

后花园里的人不行,这里都是公主的手下,自己现在出去找他们就是送死。至于前厅举办的宴会上确实还有别人,但她若是以这幅样子走到前厅去,只怕从此以后庄国公云家就要成为京城里的笑话。

云疏咬唇,一时没有对策,最终还是决定先找个被搜查过的房间藏起来。毕竟此刻体内欲.火越来越旺盛,若她不赶紧躲起来,只怕一会儿身体无力,还是要被公主的人发现。

少女缓缓撑起身体,扶着周围的柱子一点一点往回廊下的房间里挪动。每走一步,体内肆虐的药性都要更盛一分,勉强走到一间屋子前并推开门时,云疏差点支撑不住身体而倒下去。

“公子非得找借口说自己喝多了酒离席,只怕回去以后王妃又要说道——”

“宗宁,不得对母亲不敬。”一道低沉懒散的声音缓缓出声打断随从的话。

昏沉间,忽然有两道男声闯进云疏的耳朵。从声音的大小可以听出来,这两人正在向云疏这边靠近。

“是。”被叫做“宗宁”的随从声音低了下去,随后又嘟囔了几句话,但云疏没有听清。

她的思绪纷杂,唯一能想明白的是——这个人应该是前厅某位来参加宴会的公子。

他的母亲被侍从称为“王妃”,说明他不是宸王李翰家的,就是博陵王陆家的人。

不,不可能是宸王的儿子,云疏摇了摇头,她想起来那孩子今年才三岁。

那么这个即将走到云疏屋外的人,就是博陵王陆谦的儿子——陆谦膝下三子,而他的长子正是云疏的未婚夫陆尧。

奈何云疏记得陆尧的声音,显然与屋外这人不符。云疏想起,陆尧今日没有来参加五公主举办的宴会,博陵王只带了他的次子。

屋外的人便是陆霄——云疏在一瞬间做出决定,咬着牙在那人经过回廊时,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拉进了屋里。

“什么人!”陆霄反应极快,迅速掐着云疏的脖颈,将她锁在地上,身后的宗宁也立马上前,想要查看屋里的情况。

“让他......出去。”云疏提了口气,对陆霄说。

并不明朗的月光下,陆霄看清了地上人的样貌——面颊绯红,皮肤滚烫,本该清澈温婉的双眸此刻却氤氲着迷蒙的水雾,不是庄国公家的嫡长女、他即将过门的嫂嫂云疏又是谁?

女子原本整齐的衣衫此刻有些凌乱,领口微敞,露出一片白皙的、随着剧烈呼吸而不停上下起伏的皮肤。

陆霄了然,对身后的宗宁道:“你先出去守着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《折高枝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易读中文网ydzww.com,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驸马跪安吧

驸马跪安吧

望烟
安宜是大渝朝最受宠的公主,有着天下无二的尊贵。正值婚龄,父皇许她可挑中意之人做驸马。琼林宴上,她的柔荑一抬,指上了人群中的新科探花,韶慕。君无戏言,韶慕不得不进了公主府,自此不能为官,胸中的抱负壮志生生折戟,变为笼中雀。他不必再磨砺剑锋、灯下寒窗,整日面对一帮游手好闲的驸马,看他们衣衫翩翩招展,讨论着自家公主们的喜好,研习着如何讨公主欢心……新婚半年,最初的热忱淡去,安宜面对韶慕冷淡,亦不再强求,
言情全本25万字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大哥救我,爹爹救我!

神仙老虎
宋景辰不想做权臣,权臣哪有权臣弟弟爽。于是——宋景辰日常:哥哥救我。不成想身边还隐藏了个大佬爹宋景辰——爹爹救我。后来,我们全家都不走寻常路。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外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:春衫倚风横玉箫,作天海风涛之曲,吹幽忆怨断之音,吹皱满池春水。公子如玉。熟人眼里的宋景辰是这样的——宋景辰出没,请注意童年小剧场宋三郎对儿子发出警告:不准再闹,现在把你的眼睛闭上。宋景辰无辜的大眼睛
言情连载48万字
春盼莺来

春盼莺来

叶惜语
【下一本《劣情》求收藏~】微博@晋江叶惜语日更每晚九点自卑文静x浪荡恣意/顶流x记者/浪子回头/少女暗恋成真/破镜重圆1、没人知道,叶莺高中暗恋裴肆。她追着他考到省重点,每天都听室友......
言情连载17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