及至第三日的中午,煦色韶光,灿若舒锦。

姜予微立于阶前那株山樱树下,粉白花瓣大多零落成泥,枝头确实郁郁葱葱,一片生机盎然。阳光从缝隙间落下,撒在她的衣裙上。

银瓶在一旁忙活,叫来两个力气大的婆子将那屋内那张黄杨木卷草纹翘头案搬至树下。

方妈妈送来一直鎏金梅花纹锦盒,赔笑道:“在库房里翻了两日,总算是把这只锦盒找到了,大姑娘请过目。”

“多谢妈妈。”姜予微打开来一看,里面不多不少有十五件首饰,其中还有那对金镶珠翠耳坠,盒底压着一千两的银票。

她抬眸看了方妈妈一眼,发现她眼神躲闪似是有些不自在。笑了笑,把锦盒交给银瓶,不动声色的道:“是这个东西没错,难为妈妈还亲自送来。”

方妈妈垂首笑道:“应该的,应该的,大姑娘若无他事,我便先回去了,太太还等我去伺候。”

“妈妈且慢。”

姜予微叫住她,嘴角噙着浅笑,如烟雨海棠,春夜沈酌,“我还有个不情之请,不知妈妈可否帮我向母亲转达?”

“大姑娘请说。”

姜予微回眸,凝望着眼前葱蔚洇润的山樱,道:“这株山樱,自我有记忆开始便种在这院子里。如今我即将远行,归来无期,恐怕今后的清明年尾都无法再去为我生母扫墓。故而我想将此树移栽到我母亲坟前,如此也算是尽孝了。”

扇枕温衾,菽水承欢,这是孝道人伦,杨氏也无法拒绝。

方妈妈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会儿,道:“大姑娘放心,我会转告给太太的。”

“那就有劳妈妈了,我对此树颇有感情,还请妈妈派人多多看顾。”

“一定一定。”方妈妈笑着离开了。

银瓶将锦盒放置在一旁,正把香著、香押等物件一一摆放在黄杨木卷草纹翘头案上,闻言道:

“姑娘何必去劳烦她,她是太太从娘家带过来的,又岂会对先太太的事上心?届时奴婢让奴婢的娘多去瞧瞧便好。”

姜予微失笑,跪坐在蒲团上,用香押细细把蕉叶纹青白釉宣德炉中的白灰压平。

一边取出调制好的香粉打篆,一边道:“夹云山路远,你娘年纪大了,怎好让她奔波?”

“我大哥可以赶驴车送,才半日功夫便能回来。姑娘对我家恩重如山,做这些都是应该的。况且十天半月才去一回,岂不比她们安排的人要放心许多?”

姜予微道:“我让她派人去看顾,并非只是为了山樱,而是为了锦蕙。你忘了?此前我不是答应了锦蕙要替她另谋个差事吗?”

银瓶恍然大悟,“原来姑娘这么做是有用意的。”

姜予微一笑,放下手里的香铲,再次打开那只锦盒,从里取出一条赤金盘螭璎珞,道:“这不是我娘的东西,而是她们用来充数的。”

“啊?”银瓶脸色一变,拿过来左看右看也没看出任何破绽,“既然是假的,那姑娘方才为何不说?”

其实不止这个璎珞,里面大抵又七件都是假的。但这个假并非那种意义上的假,也是真金白银买来的。

她道:“时间过去太久了,那时候年纪小,闹过几回也护不住这些东西,如今想要找回来已经是不可能了,但我想说的并不是东西。”

银瓶挠了挠头,“那姑娘的意思是......?”

“母亲原先将这些东西卖了个七七八八,如今找回来想必花了不少银子。再加上这一千两银票,你觉得她手里还有钱吗?”

“我听说这几年杨家的生意不景气,太太私底下不知贴补了多少。如今又拿出这么多银子,只怕是穷得叮当啷响了。”

银瓶似是明白了过来,笑道:“姑娘让她移树,还要请专人去照顾,花房的人手肯定不够。到时钱妈妈定会找太太要人,太太没有银子无法添置新的下人,只能先从别出拨过去,可对?”

姜予微一笑,道:“孺子可教,我已事先知会了钱妈妈,让她趁机将锦蕙要了去。”

“可姑娘何不直接让锦蕙去,而是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?”银瓶还是有些不解。

“杨氏心胸狭隘,吃了这么大一个亏,可她又不敢拿我如何,心中肯定憋闷。我若直接去讨要锦蕙,她定会以为锦蕙是我的人。等我一走,她只怕会变本加厉的欺压。如此一来,岂不是害了锦蕙?”

“原来如此!还是姑娘思虑周全。”

银瓶掰着手指头,笑道:“锦蕙是个实心眼的,姑娘对她有恩,您交待的差事,她定不会马虎。又在先太太坟前尽了孝,又让太太吃了瘪,此乃一箭三雕,姑娘真是厉害!”

姜予微勾起唇角轻笑,小心翼翼的取下香篆,将香点上。蕉叶纹青白釉宣德炉内顿时薄烟袅袅,淡香扑鼻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易读中文网【ydzww.com】第一时间更新《误落尘网》最新章节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一枕娇

一枕娇

陈十年
【小甜饼,预收《求神不如求我》求收藏~】10.23休息一天~宝言生母身份微贱,又是家中庶女,却偏偏生了一张红颜祸水的脸,常被人认为心术不正。实际上她就是个笨蛋美人,并且胸无大志,人生目标就是混吃等死。一朝阴差阳错,失了清白,被人揭发。将要受罚时,却被太子的人拦下,众人这才知道,原来夺了宝言清白的人竟是一贯冷心冷情的太子殿下,众人又羡又妒。转念又想,以宝言卑贱的身世,即便做了太子侍妾,恐怕也只是殿下
言情全本41万字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我的巨富妈妈[快穿]

危酒
多个世界已完结,可宰!日六,偶尔加更。钟楚是快穿部金牌员工,晋升快穿部部长时,迎来了她退休前的最后一个系统——神豪养崽系统。于是,小可怜们拥有了巨富妈妈。世界一:震后孤儿(完)原男主威胁小可怜,想让他身败名裂,谁知道小可怜居然是全球首富仲华集团掌门人的养子。世界二:娱乐圈假贵公子——在逃太子爷(完)在他遭受全网黑的时候,她妈把古堡改成他的名字,石油大王叫他侄子,牧场场主叫他少爷?其实他自己都不知道
言情连载23万字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重生七零厂花小辣椒

文铱
【重生+年代+医药空间】苏绾重生在一九七六年,在被害的当晚逃出魔爪。拒绝与男主江永安离婚,并开始利用医药空间,打压绿茶女、凤凰男,一边精进医术一边创业发财,赢得了江永安对她的爱意,同时也获得了美好人生。
言情连载98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大国崛起1980

大国崛起1980

大江流
【安利完结文《大国制造1980》】【每晚9点更新】机械工程学博士许如意一睁眼穿越到了1980年,去燎原县机械厂报道的路上。此时的机械厂刚刚被人挂在了行内最著名报纸《锅炉》上,认为他们生产的锅炉,设计落后,水平低劣,质量堪忧,服务差劲,在业内成了著名“臭老鼠”!厂长郭培生更是发出了招贤令:谁能解决问题,谁来当厂长!许如意:我能啊。自此燎原厂职工见证了奇迹的发生:工龄三天的代理厂长算什么?从臭老鼠成为
言情连载3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