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銮声》转载请注明来源:易读中文网ydzww.com

说话之间即是傍晚,古秋玉看看这个看看那个道我出来一天整。小娟答道:“对,赶紧回去还得赶紧回来。凤你去拿五十两银子,多了二姨拿不动,拿回去给老太太看病用。”此时把古秋玉弄得张口结舌,不拿,穷人家亲眼得见,也是我自己向外抖弄事。拿吧简直说不好意思。

祝莲道:“二姨你怎还想不通呢,事情都说明的。这家你来当,我们只帮着你走这一步。赶快回去赶快把小瓶和二姨父请来,没时间愣着。”随叫孟玉琴郇玉荣你俩把银子拿好,送二姨家门上,你俩赶快回来。古秋玉左想右想,没有一点好主意。也只好服从,跟俩大姑娘向门外走去。宝珠等送出大门,又等玉荣俩回来方得回内宅。

古秋玉边走边自忖,想想前边想想自家,拐个弯抹个角,直截了当进了自己北屋。这间屋多年白墙还是结婚时刷的,都已被烟熏火燎成黝黑。她把银子扔在炕上,背靠两床被子坐一会。想呀想呀,想今天这所遇的事。心里似开得锅紧一阵慢一阵,硬一阵软一阵,她激动得头压在炕上,四个叉四通八达,两脚捶炕,两手一左一右。咚咚砸这个大坯,还接一层席,自己总想,要不摔不砸,不撇那碗不甩在前院去,恐怕请都不肯过来。这一下我还当上二姨。嘿哎呀,我说不好,我说不好。只见门帘呼的一声,黑咕隆咚摸上自身。古秋玉一见猛的急坐起,头咚的一声,跟着听哎呦呦的一声。

古秋玉方知是小瓶爸,厉声的道你向屋闯什么?德寿直跺脚道:“你撞我鼻子喽,这血我堵不住。”小瓶妈说:“你别转啦快去北屋,这屋没有洗脸盆。”他转身向外猛冲。只听哐的一声喂呦呦,我的妈那。古秋玉一听是二嫂子被德寿撞倒。德寿毛腰去搀二嫂子,鼻血流二嫂一脸,二嫂子被撞个仰脸躺呢,嘴里喊道:“德寿喂,是什么流出来黏黏糊糊,弄我一脖子一脸?你快躲开我。”

他还毛腰想把二嫂拽起,后边秋玉伸手就捶这德寿。德寿脚未得力向前一撮,正好把二嫂子压半身,把秋玉气得又踢又撞。

二嫂道:“小瓶妈你别捶他,他压我我受不得。你捶他他使劲更压我呢。你叫他起来,我自己会起来。”秋玉噗嗤乐道这是怎弄的。二嫂子道:“你就别管怎么弄的啦!反正是乱套喽。”

德寿爬起来向北屋紧走,小瓶听厢房乱折腾,慢慢出来,见她爸爸捂鼻子问怎么啦。德寿道你别问,洗验盆呢?小瓶去端脸盆。可水缸里水没多少啦,好歹凑合吧。

这厢房秋王把二嫂子拽北屋向炕上推。凤英道你要做什么。秋玉道上炕得劲,把裤带解开。边说边给解,凤英就推。秋玉道还有一点不老实。顺手把银子向裤裆摁,凤英就连推带说妈娘那,又硬又凉。我说小瓶妈你这是什么玩意?话没说完又一块。左边撑右边摁右边撑左边摁。

凤英道这家伙跟冰似的,你等我把裤带解开叫你随便弄。秋玉乐道那时叫你脱你不脱,这时你想脱,我不弄。跟着一块一块从裤裆抓出。

风英道你上哪里弄来的河光石?秋玉把银子都放进被子里,头一压靠墙躺下。凤英道小瓶妈你和我冒什么坏。秋玉不言语。停一会凤英站在炕上,把裤子抖弄抖弄,又缠好裤带,坐在炕沿,刚要问前边做什么叫你去。

德寿挑门帘进来,见都炕沿坐呢。他轻步的悄悄把二嫂一搂,凤英乐道:“今晚你两口子要做什么。你俩要睡觉我走,我不耽误你们。”秋王乐道二嫂子还想说什么?

风英道:“对喽!德寿快去北屋把灯端来,屋里有蝎子。”德寿心实,嫂子说啥是啥赶紧端来,一掀门帘凤英道:“你把捻拨亮着点,这蝎子不小。”秋玉还是乐。凤英道:“德寿你别把油叫这小瓶妈撞上。你就在地上站,我找。”一伸腰把被子拽过来一抖弄,哗哗银子都掉在炕上。跟着道:“小瓶妈,你出去一天挣这么多银子,德寿你给我打她口供。”

秋玉乐道:“这银子是我把小瓶爸卖掉。还没说一天的价多少,等干几天瞧,这是五十两做定钱。”凤英笑道:“有什么都方便。你问好小瓶答应吗?你作主,如闺女儿子都不答应,你的脸向哪放?”

小瓶听见声过来问道:“妈妈咯咯叽叽说什么呢?我爸今天住家里,该睡睡觉吧。我还想问一下,中午向咱家送一桌席,妈你知道吗。”秋玉道:“这我可不知道。呦,呦这哪来这么多银子?”小瓶急问妈快说有什么事,妈你看你喜欢的。

秋玉道:“那里等呢,不能睡觉。嫂子我跟你说马上叫小瓶过去,叫她爸也去。开好多买卖叫他领东。把事都交给咱们,马上去那里研究。叫咱们孩子都过那边去。叫小瓶爸爸赶紧找人,一半天货就来到,事不宜迟赶紧去。”

“二嫂子你先陪咱妈几天,等两天再看,这刚刚开个头。”小瓶跳脚道我穿什么去?就这一身怎见人呢?秋玉道:“咱家有什么你还不知道?还是我舍不得你穿?你去那边看看再说,也不能等做好两件衣服穿上再去,那里不能迟缓。都是和你一样大的丫头那里等着呢,咱马上走。”

外边小伙计喊呢,姑姑我们送席来,是六个人的。说叫三爷爷赶紧过去呢,那里等门呢,还有姑姑赶紧和三奶奶过去。

秋玉道:二嫂子咱又办后边去。拽着小瓶跑哇。是边回头叫德寿跟上。这德寿在此情况之下,也不能不紧追。三口子进得大门,四丫头把小瓶拽走,两个男的把德寿拽去。秋玉迷离迷糊也不知进入什么所在,反正是大围捻保险灯这屋挂三个。只见熟人是殷萍。

殷萍笑嘻嘻道二姨,这里是铺房的后边配房,前边是绸缎庄,外边大车二十辆卸货呢。走我领你去看。刚出街门马嘶人喊,道这箱里是罩灯,还有五十个手打汽灯,留神慢放一通热闹。姐几个转个弯又回另一个客厅。这里小娟柴凤珍祝莲金玲迎春宝珠还有德寿。

祝莲说呢,明天这里弄个招待地方。我们主要寻老诚人,会做生意为主,多寻徒工。拣那老诚的亲朋想办法拽他们一把。小娟道暂且开市,人位不足我们可以加入,等人位添足我们退出。今天是八月初九,咱八月十二开市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田三有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易读中文网yd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维持女配的尊严

维持女配的尊严

淅和
温双沐重生后得知自己所在的世界是一本校园甜宠文,书中随便拉出的一个男性角色,都是当下最火晋江风,以至女主身边每天都在上演终极修罗场。譬如清冷校草学神男主苏起言,考前从不复习的他有天突然整理笔记,只为站到女主面前,将笔记递上。譬如骄恣嚣张男二周彧,做事我行我素,却在一日摘下黑色耳钉,换上规整白衬衫,向女主献上一束白色小雏菊。譬如温柔克制男三沈之庭。女主的中考状元成绩,他带的,女主的助学金和生活费,他
言情全本95万字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人在东京,收租从太太开始

绿豆糕真好吃
【租客:002】【姓名:小野寺玲子】【体力:5】【智力:5】【魅力:9】【每日所需缴纳租金:666日円或每日扮演家政妇角色(已缴纳)】【每日所产出金钱收入:5000日円(已结清)】【租客愿望清单:】【1.希望能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(X)】【2.希望能把女儿接到东京来一起生活(X)】【3.在东京能找到可以依靠的人(已完成)】…………人在东京,躺平收租。独自在外的打工的未亡人妻,离家出走的心碎美少女……
言情连载30万字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对残疾反派强取豪夺后

玩泥巴的兔子
路也穿剧了,穿成自己配音的《暗恋成瘾》古早狗血言情广播剧,还是活不过三集的炮灰男配。原主暗恋书男主多年,为了男女主能在一起,恋爱脑地主动跑去清除女主竹马,即大反派这个感情大障碍。路也穿过来的时候,和反派待一屋里。反派喝了不干净的酒,而他……好像也喝了?!路也:卧了个大槽!事后路也匿了,一心只想搞事业赚钱苟活,结果反派找上门秋后算账。
言情连载44万字
乃木坂的奇妙日常

乃木坂的奇妙日常

长明烛
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是:黑石召唤者,坑嫂第一人,飞鸟集作者,头号南黑,玩花专业户,大阪少女杀手,乃木坂二代目火影,amazing教副教主,爱吃荞麦面的假面骑士,老年人的知心伙伴,真正的贝尔-格里尔斯,乃木坂动物园园长,温泉组第四人,笨蛋的补习老师,under救世主,乃木坂家长们的贴心小棉袄,北海道驱魔人,作死最多吉尼斯世界纪录保持者,康子的微笑守护者,赌神,乐器之神,画伯们永远滴神,当代李白,艺能界
言情连载84万字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重生在折辱清冷男主前

妖妃兮
人设:斯文败类小疯批X温柔娴静女主简介:(全文存稿放心入坑,使用指南简介下)沈映鱼死后才知道,她是话本里的恶毒女炮灰。她生前是权臣男主的假阿娘,自他幼时便不断对其各种折辱,待他权倾朝野后,第一个没放过的便是她。重来一世。她望着家徒四壁,还有眼前的漂亮少年,记起自己的结局。她决定,改邪归正!在她努力下与男主关系好转,日子过得也满意。后经媒人介绍了个有志青年,正打算合计一起过日子,却频发意外,似有何处
言情连载26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