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一秒记住【易读中文网】地址:ydzww.com

【等待卖家发货,点击催促提醒。】

成吧,虽然总的来说有点魔幻,但过程莫名还挺讲逻辑。

出院时,时间已经临近中午。

夏父提议去餐馆庆祝一顿,向来节约的夏母也难得没反对。

“不用了,之前的早餐还没消化呢。”

夏青连忙拒绝,他还有无数疑问需要上网查阅,手机终归是没有家里的电脑方便。

“那回家吃?”

见夏青点头,夏父转动方向盘,把车调头。

车辆平稳行驶。

中途夏父习惯性地掏出烟盒,犹豫了一会又放了回去。

夏母同样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,用余光悄悄观察着夏青的脸色。

二人心事重重的样子,让车内的氛围有些凝重。

“有什么事你们就直说吧。”

夏青猜到他们大概是想继续,之前在病房前提过“关乎他未来的决斗”的话题,便直截了当地点破。

二人虽然感觉有点尴尬,却也都松了一口气。

夏父开口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你不是一直想要上一高吗?

“你大伯让人托关系,联系了市一高的一个老师,说愿意给个机会。”

夏父一边说,一边观察着儿子的脸色,想要在他脸上看到喜悦的神情。

但结局令他大失所望,自家儿子此刻面色如常。

他还以为夏青没听见,只能再一次重复:“那边的老师说了,愿意给你次机会。”

夏青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一高很好吗?”

“啊?”“什么?”

两道饱含着惊讶的声音,相继在车内响起,夏父甚至突然来了个急刹车。

好在车速不快,后方也没有车辆,这才没酿成事故。

“一高当然好,那可是省级重点,”夏父漫长的反射弧终于反应过来,“里面都是名师,升学率100%,重点率是……”

只是没等他继续把一高的光辉履历介绍完,就被夏母突然打断:“别念经了,你说的这些小青难道不知道吗?”

夏青心说:知道什么?我确实不知道啊。

可惜他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,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“你们说一高啊?我刚才一下没反应过来。”

结合之前在病房中听到的信息,他大概清楚了原主的状况。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穿成灭世反派的亲生蛋[快穿]

忘书
专栏预收《二哈穿成反派的心机男妻》求戳嗷呜~◆【收尾中】【世界五可宰】【18点更新】稚乔刚破壳,就被真爱感化系统错误绑定。“你要让反派爱惨你……救命!哪来的婴儿工?!!”在系统一连串的“完了死定了”尖叫中,小稚乔粘上蛋壳,变回一颗圆滚滚的金蛋,摇摇晃晃滚进了灭世级暴虐反派……的腚下。疯批影帝(嘲弄):新型幻觉?病娇厂公(眯眼):暗算本座?魔化仙尊(冷笑):外置金丹?……蛋壳再次破开,露出里面粉雕玉
言情连载59万字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笨美人自以为心机深重

丹青落
本文将于9月7日从第20章入v,肥章掉落,谢谢大家的支持~唐言穿进权谋文里成功活到了最后,当他回家时他觉得自己升华了。他一回家,就听说自己是假少爷,所有人都在同情惋惜看笑话,等着这个漂亮笨蛋被赶出家门......
言情全本23万字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豪门大佬的娇娇玫瑰

喜水木
文案:沈娇是个双腿残疾的废物,取了个女生的名字,留着长发,就连那张脸,好看得越发雌雄莫辨。他像一株开到荼蘼的玫瑰,花期越长,死气就越重。终于,他的亲妹妹忍不住用厌恶的眼神看着他,让他......
言情连载28万字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升温

升温

咬春饼
【文案1】22岁时,所有人都劝付佳希,别搭理岳家那个不受宠的大哥。她搭了,结了婚,还给他生了个孩子。27岁时,所有人仍劝她,岳靳成待你如珍似宝,还离什么婚?蠢?她一滴眼泪都没掉地离了,并把一元硬币砸他脸上——“岳总,这五年的辛苦费,您拿稳了!”【文案2】岳家祖母信佛,最爱抓着岳靳成梵唱诵经:“我之夫妇,譬如飞鸟,暮栖高树,同共止宿”他印象最深的是这句,年轻时只觉意境甚美。与付佳希分开后,才恍然记起
言情连载39万字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废太子怀了敌国皇子的崽

春生夏合
陆容淮上辈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杀神,戾气深重,又有克妻之名,朝堂巷里对他怨声载道,人人避之不及。之后遭人陷害,流放北疆,唯一不离不弃陪着他的,竟是他不曾正眼瞧过的病弱男妻。两人相互扶持,情愫暗生。等他杀回国都,登临帝位,将昔日欺他辱他之人踩在脚下,便以最隆重的皇后仪式,去迎接他日夜思念的人。却只接回一具冰冷的尸体。新帝抱着尸体,一夜白发。重活一次,他决定好好爱他,弥补遗憾。
言情连载99万字